競友藝術網首頁|拍賣預展|展覽合作| 圖錄畫冊設計制作| 限時在線拍第一場

2016春拍重塑現當代藝術市場邏輯
2016-08-01 15:27:29   來源:《藝術客》 文/震巽 圖片/香港蘇富比、香港佳士得、保利香港、中國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時    點擊:




2016香港蘇富比現當代藝術夜場現場圖
 
  2016 年春拍告一段落,持續調整階段的中國現當代藝術市場略顯平淡,由于市場供需兩端的持續不旺盛,各大拍賣行不得不作出應對,直觀顯現在現當代藝術板塊上拍數量及成交額的同比減少,以及蘇富比和佳士得同時暫停了內地分支的春拍工作。但與此同時,在市場擠壓泡沫的過程中,諸多變化端倪的出現或回歸又讓大多數參與者感覺更為踏實,如“板塊熱”跟風現象的退潮、資深藏家的理性出手、年輕藏家的不斷加入以及市場本土化等等。本季拍賣雖然不再有巨大的驚喜,但卻真正讓人看到一些藝術線索及市場秩序被重建的可能。



段建宇  如何在高原放松自己-在適當的時候讓文胸和帽子隨風飄蕩  

250×180cm 布面油畫 2008  

北京匡時2016春拍成交價:178.25萬元

  資本避險尋新貴 現代主義獲青睞

  在內地打頭陣的嘉德春拍中,最引人矚目的莫過于王中軍以 2.07億元買下曾鞏《局事帖》和張小軍以9200萬元拍得宋克臨《急就章》,但本季春拍中,他們并不是當代藝術藏家高價買入古代書畫的個例。在藝術市場里,資本與藝術品間有個兌換公式,即當藝術品的不確定性被放大到無法與資本最低值等價時,資本由于天生的避險本能,會選擇沒有爭議的媒介物來承載。而近幾年中國現當代藝術陷入持續調整,供需兩端的低迷使原有的市場體系很難出現可與古代和近現代相媲美的偉大藝術品。出于保值增值的目的,部分買家轉向沒有爭議的中國古代和西方經典。對另一部分堅持中國現當代藝術的買家而言,在上述原則依然奏效的前提下,他們同樣會選擇板塊中相對沒有爭議的藝術家和作品,或是以此為線索挖掘出新熱點。這種資本的特性造就了本季春拍吳冠中、尚揚和王懷慶等老一輩藝術家的亮眼表現。



吳冠中   周莊  

148 × 297cm 布面油畫  1997年  

保利香港2016春拍 成交價:2.36億港幣 刷新紀錄

  縱觀中國近現代美術史,除了以徐悲鴻為代表的學院派現實主義以外,還存在著另一條主張中西融合的現代主義線索。這條線索以吳大羽、林風眠甚至劉海粟為開端,趙無極、朱德群和吳冠中傳承推進,直至今天的王懷慶、尚揚等藝術家,他們的創作沒有過多的社會題材,對藝術的追求相對純粹。在現實主義作為國內顯學的幾十年里,現代主義的藝術家并未獲得過多關注,但隨著近些年國內藏家審美習慣的逐漸成熟以及常玉、趙無極、朱德群在亞洲藝術市場硬通貨地位的確立,現代主義線索當中的重要藝術家被重新挖掘而出,其中最明顯者當屬吳大羽和尚揚。而與趙無極和朱德群同為“留法三劍客”的吳冠中雖經歷了 2011 年巔峰后的沉寂,但從 2015 年開始,多件重要作品的出現又再度證明了他的市場號召力。



王懷慶 足-2 雙聯作 油畫畫布  1999年作

香港蘇富比2016春拍  成交價:5452萬港元 刷新藝術家成交紀錄

  在 2016 年的保利香港春拍中,吳冠中的《周莊》以 2.36 億港元成交,不僅成為本季現當代藝術板塊中的最高價,也成功刷新了藝術家個人的成交記錄。隨后北京保利的“現當代藝術”夜場,也依靠尚揚、吳冠中的精品專題備受認可而大獲成功,說明了收藏群體對這條道路的認可。中國現代主義的另一位重要藝術家王懷慶的雙聯作《足 -2》在本季香港蘇富比春拍中同樣以 5452 萬港元刷新了紀錄,此外還有 4件估價超千萬的作品上拍。但其中值得關注的是,兩件曾于 2006 和2007 年創下王懷慶拍賣高價的作品在時隔近 10 年后重新上拍卻均遭遇流拍,其中或有估價過高的原因,但昔日高價拍品再現拍場卻難達預期并不是局部現象,而是近兩年現當代藝術拍場中的常態,其中或摻雜了經濟周期起伏及買家對當代藝術的價值預判等因素。相較之下,“生貨”卻能在調整行情中屢屢斬獲高價,說明中國經濟形勢走軟的背景下,“現金為王”在藝術市場也是硬道理。

  “繪畫性”貫穿中堅 中國當代藝術線索重塑

  自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進入調整期以來,8年前的所謂“當代藝術”被重新定義,其間流行過的板塊如“卡通”、“政治波普”、“新水墨”、“抽象”等大行情都已不在,市場格局依舊在不斷洗牌。從外部觀察,目前當代藝術市場的中堅地帶似乎喪失了主體,但如果細究各板塊的代表藝術家的走勢卻能發現在跟風的大潮退去后,泥沙俱下的狀態被改變,各板塊里出現的選擇性增長,也在裂變過程中逐漸集結成一條與“繪畫性”相關的隱秘線索。

  所謂“繪畫性”多少與 2015 年年底流行至今的“觀念繪畫”熱有所關聯,但又不完全重合。除了 “觀念繪畫”熱潮所提出的藝術家,這股架上趣味的回歸似乎也潛移默化地將對繪畫的關注點更多聚焦于繪畫技藝以及觀念在繪畫中的延伸。正如一位匿名的畫廊主所言:“這個時代人的心理需求已經不再是那種撕毀式的藝術,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建立和真功夫,其中包含了對藝術史的消化和理解,以及藝術家的繪畫技藝,這是這個時代新的命題。”



張曉剛  黑色三部曲:憂郁 油彩 拼貼 畫布 1990年作

香港佳士得2016春拍  成交價:844萬港幣

  沿著這條“繪畫性”的線索,本季當代藝術市場中各位藝術家的市場變化脈絡也變得更加有跡可循。如近年來持續被唱衰的“F4”,雖然整體上仍是上拍數量和成交額雙降的調整局面,但同比來看,張曉剛近年的二級市場行情其實并不差。以本季為例,張曉剛上拍的 8件油畫作品悉數成交,雖然少有重要作品出現,但 100 萬至 1000 萬區間的作品仍保留了較高的流通能力。同樣情況的還有曾梵志,本季共有11件油畫作品上拍全部成交,其中有3件超千萬,佳士得夜場“破曉”專題里漢雅軒負責人張頌仁收藏的《肉系列之三 : 獻血過量》也拍出了 3036 萬港元的高價。兩位都是國際畫廊支持的明星藝術家,曾因強烈的符號化作品而在藝術市場中大紅大紫。盡管當下市場審美趣味轉向,但憑借著過硬的手頭功夫以及在繪畫方面的持續深入,兩位依然能在一、二級市場中保持相當的活躍度。

  市場對“繪畫性”更明顯的熱衷還體現在畫家劉煒市場行情之中,本季春拍中,劉煒的作品《革命家庭》在蘇富比春拍中以 3884 港元刷新了其拍賣紀錄,這也是劉煒作品于 2011 年至 2014 年連續 4 年刷新拍賣紀錄后的又一紀錄。在對當代藝術的審美性、涵養性、技法性等諸多問題爭議不斷的今天,極富才情又低調避世的藝術家劉煒總是能在求新求變中創作出圈里圈外公認為“好看”的作品。因此盡管當代藝術持續調整,“玩世現實主義”也不再是市場靈藥,但扎實的繪畫技法和洋溢的才情依然使劉煒得以在調整行情中逆市上揚。

  調整期同樣也是一個破舊立新的過程,許多具備一流繪畫能力的藝術家被重新梳理挖掘,并由此形成了一個多元的市場格局。如介于抽象與具象之間,一、二級市場均有良好表現的張恩利;近期因“觀念繪畫”大熱而被反復討論的王興偉、王音;既有學院背景,又與當代交叉的何多苓、毛焰、朝戈、毛旭輝、葉永青;加之中國抽象脈絡中余友涵、丁乙、譚平等藝術家,共同構成了當今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中堅地帶的新力量。



黃宇興 視覺與成長:《在陽光下看王老師的寫生》《在夏夜看王老師的文章》《在春天看王老師推介的素描》油畫

綜合材料 122×244cm×3 2000年

中國嘉德2016春拍:  成交價:103.5萬元 刷新藝術家成交紀錄

  青年藝術家沉淀分化 一級市場成主場

  在經濟持續放緩,資本趨于保守的大環境下,本季青年藝術板塊相比以往兩年在聲勢上有所減弱,曾經集體出場的 70、80 后藝術家行情在一段時間的沉淀后開始分化。出于市場對藝術明星的需求,這兩年備受市場關注又充滿爭議的三位青年藝術藝術家:賈藹力、劉韡、王光樂成為引領了青年藝術家市場行情的人物,不僅作品成為諸多夜場中的???,并且價格也躍升了多個層次。首個突破千萬大關的 70 后藝術家賈藹力,在本季僅有兩件作品上拍,其中一件在估價范圍內成交,而另一件則遺憾流拍。劉韡與王光樂的上拍作品成交率均在90%以上,表現平穩。

  在整體平穩的局面中,本季的青年藝術板塊中也閃爍著一些亮點,其中謝南星和段建宇的作品無疑是近幾年二級市場中追逐的熱門,兩者接續了中堅藝術板塊中的繪畫脈絡,并在各自的方向上有所拓展,符合了當前市場的整體趨勢。此外,近期火熱的黃宇興在二級市場也有出彩表現,作品《視覺與成長》在嘉德春拍中以103.5萬元刷新拍賣紀錄。

  相較于時下的明星與熱點,更多年輕藝術家在經歷了一波集中的拍場熱之后,近期上拍量有所下降,這與青年藝術家的創作歷程短,作品較少有關。但二級市場的降溫并非意味著青年藝術家的發展停滯,相反,青年藝術家在一級市場中仍在快速成長,例如仇曉飛、歐陽春、陳飛等諸多青年藝術家在近期的一級市場中都有相當活躍的表現。二級市場的冷靜觀望也給了一級市場更多的空間去思索青年藝術家發展過程中的諸多問題,從而也盡可能地杜絕一些不合理的炒作和投資。





香港佳士得2016春拍 成交價:520萬港元

  拍場“瘦身” 一、二級市場倒掛或成歷史

  而在熱鬧的交易之外,本季春拍中多家拍賣公司現當代藝術板塊上拍量的大幅下降似乎也是一個明顯的變化。由于日場和夜場,普品與精品間存在的“二八定律”,所以盡管大幅減少了上拍量,但成交總額并未被拉低。拍賣行釋放中低端作品空間,一方面為壓縮成本,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經濟環境緊張以及一級市場的成熟,越來越多藏家購買藝術品會優先考慮一級市場。二級市場在中低端作品的渠道、價格和流程方面均無優勢,只會顯得事倍功半,“減量增質”于是成為各家的共識。

  但二級市場被一級市場分流卻不見得是件壞事,從一、二級市場的發展邏輯來看,一級市場理應要走在二級市場前面。由于中國藝術品市場特殊的發展原因,自2005年中國當代藝術品市場崛起以來,一、二級市場長久處于倒掛態勢,也間接導致了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短短 10余年間的數次洗牌。如今隨著雙方力量的逐漸均衡,一、二級市場倒掛的狀況或許也將成為歷史,雙方開始各司其職,這對整個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良性生態將是有所裨益的。
 


如果您有更好的文章和資訊,歡迎聯系我們:
Email:[email protected]  QQ:2351504474  


相關熱詞搜索:春拍 當代藝術

上一篇:藝術界新銳力量北京眾森原創文化
下一篇:勞森伯格展覽“臺前幕后”

我們的服務
  企業服務  
  制作企業   宣傳畫冊   企業品牌推廣  
  企業公關  媒體執行  
  策劃新聞   會議發布  
     
  個人服務  
  藝術家品牌推廣策劃  媒體服務  
  鑒定 書畫 古董 瓷器  
  在線拍賣、競買  

新浪新闻首页官网 内蒙古11选五基本走势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上海快3是全国开奖吗 广东快乐10分遗漏 华瑞配资 长年可使用的平特肖规律 江西体彩多乐彩时号码图 大乐透的14个神奇数字 福彩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一肖一尾中特